阿里抗疫17年变化:从全员SOHO到科技抗疫_姬无命

阿里抗疫17年变化:从全员SOHO到科技抗疫_姬无命
原标题:阿里抗疫17年变化:从全员SOHO到科技抗疫 文|陈兰 编辑|封成 阿里巴巴是一家特殊的公司。 这种特殊在于21世纪以来的中国经历的两场重大疫情,阿里巴巴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。第一次是2003年的非典,第二次是今年爆发的新冠肺炎。而两次疫情下的区别是,第一次阿里是为了活下去,这一次是尽力帮助别人活下去,十七年的时间,对于社会而言,它的身份发生了转变。 (2003年非典期间 阿里员工为在家上班做准备) 当然,同时经历过两次疫情并有幸活下去的公司,不止阿里,还有盛大、京东、新东方等,这一次战“疫”中,互联网公司也都给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它们就像一个个崔斯坦,思路清晰、勇敢无畏且经验丰富,带着困于新冠肺炎的迪伦们穿越荒原,把迪伦们送到自己要去的地方。 尤其是阿里。从平台到经济体,到商业操作系统,从电商到阿里云,从信息化到数字化,阿里在这一次的疫情中从非典时期的受害者变成了摆渡人。平时吃喝住用行的各类阿里APP,疫情之下成了生活所需、复工所需的依赖,成了数字基础设施。 1.电商是序章 《武林外传》中曾有一段吕秀才和姬无命关于“我”的经典对白,期间秀才是这样对姬无命的:“你知道吗,你是谁?姬无命吗?不,这只是个名字,一个代号。你可以叫姬无命,我也可以叫姬无命,他们都可以。把代号拿掉之后呢,你又是谁?” 那么把阿里的名字拿掉以后,它是谁? 阿里的起点,始于1999年。而它广为人知的起点,是从2003年的非典开始的,这一年非典像幽灵般袭击了广州并随后肆虐全国,阿里巴巴才4岁,刚刚走过了千禧年的那场互联网泡沫严寒,年初时还提出了一天一百万的销售额目标。跟今天在疫情下艰难度日的中小商家没什么两样,阿里当时同样被击中了。 (2003年非典期间 阿里员工为在家上班做准备) SOHO办公是阿里的自救方式,SOHO的时候那群隔离在湖畔花园的人将淘宝网页开发了出来,并成功上了线,他们还通过雅虎通的视频,开了瓶香槟,互相遥相举杯,祝贺淘宝的诞生。而暗地里,一场电商洪流就这样悄然来袭,阿里巴巴网站点击访问量暴涨之外,是电商模式的脱颖而出。 (2003年非典期间 阿里员工在家上班工位) 彼时美国的亚马逊是把沃尔玛经济体搬上网,制造一个基于高销量、低成本模式的大型零售商,仰赖大规模和高科技节省成本;eBay的方法则把庭院拍卖经济体搬上网,创造二手商品和收藏品市场。亚马逊和eBay注重的是商品,淘宝是让小型零售商开店卖东西,注重的是商家,这也就是马云所说的,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。 而电子商务发展的大环境给了淘宝一个完美的培养基: 非典发生的时候,我们国家的电子商务交易额还不到100亿; 4年后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1%,占据了我国GDP的0.2%; 2005-2015这十年期间智能时代的发展带动了网民规模的快速增长,人口红利被释放; 2013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网络零售市场; 2014年快递业务量接近140亿,跃居世界第一; 到了今天,银发经济与下沉市场又拔地而起成为电商的另两大中坚力量。 淘宝只是起了个不错的开头,17年时间,因为电商发展而衍生出诸多需求,为了解决这些需求,阿里发展处包含物流、金融科技等在内的综合平台,连同阿里平台上的商家、合作伙伴一起,形成了生态。阿里不再只是电商的代名词。 网上购物的信任难题,倒逼阿里推出了一个无心插柳的支付宝,激增的快递业务量推动了阿里菜鸟网络的出现,取名的时候有人还提议叫闪豹因为豹子跑得快,还有人说既然有天猫干脆叫地鼠,后来马云想了个词“菜鸟”。而随着淘宝交易额不断攀升,处理庞大数据的计算能力需求成为燃眉之急,王坚说要做云计算,马云不仅同意还爽快投入10亿,于是有了“飞天云计算操作系统…… 于是在这一次疫情里,每个人忽然发现,这些阿里17年来“不经意”做出来的东西,这些曾经被认为是“笨活儿累活儿不像互联网公司轻巧“的东西,怎么变得那么重要: 本来是为了移动支付的支付宝,疫情期间推出健康码成了你的通行证;本来是解决企业组织问题的钉钉,成了上班族“云复工”,学生“云上课”的平台;本来是方便线上交易的淘宝,卖掉了超过10万吨滞销农产品……还有解决了慢病患者买药问题的阿里健康,走进医院和医生护士并肩作战的阿里云AI机器人。 2.阿里长大了 阿里的确长大了,不再是17年前那个全员SOHO办公的4岁小公司,它如今正在以一个成年人的姿态,用该有的、成熟的方式解决疫情里的大小难题。 大年初一凌晨3点,一封名为点《如果你想帮助武汉,请加入我们!如果你知道怎么帮助武汉,请带领我们》的帖子出现在阿里巴巴内网,发帖者是一名普通小二。 这个普通小二没有料到,这个帖子在阿里巴巴开启了一场接力,年轻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站了出来,包括外卖小哥、运营小二、客服小妹、产品经理、工程师和行政人员……他们人尽其能、隔空协作,共同组建出一支功能越来越庞大和复杂的抗疫志愿队。 财经作家郑作时后来回顾非典时期时说过:“几乎所有的条件都指向阿里巴巴将面临一场灾难的结局:错过业务发展的高峰是一场灾难,因为员工出现问题业务流程被迫中断也是灾难,出现大规模员工抱怨造成的人心涣散同样也是灾难,包括他们的创始人马云。” (2005年5月10日,马云在第一个“阿里日”上演讲) 截然相反,阿里SOHO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,这种凝聚力贯穿了17年,那组志愿队就是凝聚力文化的体现。 在武汉,为了给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,飞猪湖北区域的三位小二在第一时间成为项目主力,和热心的酒店老板们一起,最终动员了271家酒店参与,为6056位医护人员提供了超过4万个房间。 疫情之下医疗物资稀缺、物流运力紧张,阿里健康小二景川每天早上一睁眼,就被三件事围绕:找药、找货、找口罩。从社区医院到物流小哥的口罩需求,景川都要一单一单寻找厂商协调、调货,“我特别喜欢这座城市,希望能为它做点什么。” 目犍是阿里健康的程序员,他本来运营着一个招募全国医疗专家的产品,在线帮病人初步问诊,判断是否就医。武汉封城那天,没有人告诉他要如何援助疫情,但他很快意识到有些事情自己必须去做。于是他将产品紧急升级,配合疫情援助,筛选病情,避免人们盲目去医院。 而武汉最初的交叉感染就是集中在医院,从大年初一到后面的几天,目犍团队优化后的平台承接住了全国共超过200万人的在线问诊洪流。 个人凝聚力之外,是阿里各个数字基础设施渗透的科技力量。 2月6日,淘宝上线“吃货助农”会场,蒲江红心猕猴桃成为这一会场首批入选的十大特色农货。受疫情影响蒲江红心猕猴桃价格比去年同期大幅降低,可通过淘宝直播的方式,销售效果非常好,店铺一天的访问量就超过40万人次。 95后小伙李志强在四川眉山丹棱县做丑橘生意,原本月支在24万左右,因账期延长、物流滞后面临资金链短缺,幸好淘宝网商银行的0账期功能让他发出的货,立刻秒到账,一个月提了七八次,提前收了十万现金,缓解了自己的资金压力。 2月10日,喜爱文化餐食的读者发现,在饿了么上可以像点外卖一样点一本书了。下午三点,言几又成都凯德天府店的自动接单提示音又响了起来:“一本《胡椒的全球史》,一支铅笔。”配货的店员随即开工,确认订单、检索图书分类、找书、消毒、擦拭、装袋、贴标……完成一系列流程后,饿了么外卖骑手也到了店里,从店员手中接过包装好的图书,半小时后,骑手便来到了下单地点。 (像林清轩一样,疫情期间,很多企业通过淘宝直播自救) 就连曾经七次“投诉”过阿里的林清轩,其创始人孙来春也写了封信感谢阿里小二,开头还用了“亲爱的”。受疫情影响,大年初六林清轩业绩下滑90%多,孙来春觉得自己不到2个月就会破产,到了2月1日,孙来春带着2000名员工转向淘宝直播卖货, 2月15日公司业绩全面反弹,比去年同期还增长了45%。 阿里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下,疫情期间没有停摆的行业,也没有停摆的人,阿里整个以数字化为核心的新基建就像十七年前非典隔离时期,电话响起里头一声“你好,阿里巴巴”一样,让人心安。 3.一个“直男” 阿里很像个“直男”,很多东西认准了,就不会改变。 千禧年的时候有很多人说电子商务在中国不可能成功,因为支付系统效率差,几乎没有人使用信用卡,物流结构还糟糕,工程与管理人才都集中在硅谷,最重要的是,中国人不会信任网络卖家,所以不会上网购物。但阿里不信,然后就有了支付宝和菜鸟。 (疫情期间饿了么的配送服务) 2007年,马云在给特劳特的《商战》作序时写过:对于特劳特先生的定位观点我早有耳闻,这让我想起阿里巴巴的战略定位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阿里巴巴的模式都不被人看好,这是又惊又喜的一件事。有时候,不被人看好是一种福气。正因为没有看好,大家没有全部杀进来,否则的话机会肯定不属于我。如果看过《商战》一书,大家就会知道,侧翼战就是要在无争地带进行。当时我想,在中国的B2B应该以中小企业为主,我们曾反复考虑到底是B2C还是B2B,我说只要让客户赚钱了,他们能把东西卖出去就行。 “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,抓住老鼠就是好猫。” 最经典的是2010年IT峰会时,马云提出发展云计算,李彦宏说是新瓶装旧酒,马化腾觉得为时过早,要过个几百年差不多。结果去年双十一,天猫交易额打破纪录,在最高峰阿里云计算接受住了每秒处理54.4万笔订单的极限挑战,这个数字是是2009年第一次双11的1360倍,如今后面两家都跟着阿里入局了这个行业。 阿里巴巴的“直”,还直在价值观上,可以17年不变。 2004年,时值阿里巴巴成立5周年,这时的阿里集团还显得有些稚嫩,但已经从数家一线投资机构融资8200万美元,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届最大规模的私募融资。此时“六脉神剑”这个颇具武侠风格的企业文化价值观被首次提出,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为企业使命;“成为一家持续发展102年的公司”为企业愿景;客户第一、团队合作、拥抱变化、诚信、激情、敬业为核心价值观。 从蹒跚起步到互联网行业平台,阿里巴巴经历了股权的变换,合伙人制度的更迭,带来了移动支付的革新,开始涉及到金融科技、影视、健康等新的行业,业务范围也不在局限于国内,开始着眼于全球化和新零售的转变。可以说,现如今的阿里巴巴已经和当初大相径庭。但是,不论怎么变换,早早定下的“六脉神剑”,始终被作为阿里巴巴的的宗门铁律。 谈及其中“成为一家活102年的好公司”的企业愿景,马云曾对记者笑谈道:“诞生于20世纪最后一年的阿里巴巴,如果做满102年,那么它将横跨三个世纪。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之一。” 俯瞰全球,对于伟大公司的定义不尽相同,却又殊途同归。庞大的体量之外,深刻的社会价值才是他们被称为伟大公司的主要原因。成立于1938年的韩国国民公司三星,奉行“以人才和技术为基础,创造最佳产品和服务,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”的经营理念,除了我们所熟知的三星电子,三星在物产、航空、重工等多个领域都有涉及,员工总数超20万人。产品渗透到了国家的各个层面。同样的还有日本三菱集团,经历了百多年风霜的三菱集团,横跨汽车、化工、重工、金融等领域,在日本现代化发展的历程中,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。 而在国家遭遇冲击时,这些公司也当仁不让的顶在首位。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韩国经济形势惨淡,三星帮助调控物价,稳定民心。2011年日本震后,三菱第一时间组织了救援队伍赶赴现场,之后组建规模超百亿的基金会援助震后重建工作等。 如何通过自身影响力、技术或者商业能力带动社会的进步,是每个伟大企业的必修课。正朝这个目标努力的阿里巴巴也没有缺席,因此我们才见到,这次疫情之下不惜财力物力投入帮助社会抗疫和复工双战场的阿里。 而作为阿里大本营的杭州,也是与阿里互相滋养、互相成就,也因为阿里巴巴的崛起得到了更多的发展机会。2017年云栖大会上阿里正式发布城市大脑,助力杭州城市管理,这个覆盖了交通、文卫、旅游等多个城市领域的礼物节约了更多的城市资源,也使得杭州在智慧城市领域的发展跃居全球前列。实际上,以杭州、浙江为代表的数字化模式,也在此次抗疫复工中被证实有效、高效,此前借鉴了浙江数字经验的江西、河南、海南等等,也更能掌握经济恢复的主动权。 从17年前转危为机、借势跃迁的阿里巴巴,到今天驰援武汉、托底社会的阿里巴巴,是中国数字化大发展的最好证明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